新闻分类 | News class
新闻资讯

热辣的邀请

日期: 2015年3月30日 10:50

缅甸农业部与四川安吉瑞公司合作研究示范农场。

缅甸农业司给四川省政府和企业家发来的邀请公函

作为东盟新四国中发展潜力最大的国家,缅甸毫无疑问是当下的一片投资热土。踏上这片热气腾腾的土地,就能触摸到缅甸百业待兴的脉动,感受到当地各界对外企外资的期待。从亟盼外资的缅甸政界到期待竞争又担忧冲击的商会,从小试牛刀的川籍农业军团到成功抢滩的川字号通讯大腕,纷纷热情地向四川、向川企抛出邀约的橄榄枝。
三个 邀请
缅甸农业司公函(编号 936 号):我们看到,在缅甸与四川之间有着巨大的合作潜力。我们真诚地邀请四川省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们来缅商讨农业合作事宜,期待与四川省在农业领域实现共赢。
来自政界的邀请
期待与四川在农业领域实现共赢
从仰光乘大巴,从缅甸唯一高速路(路况相当于中国国道)一路向北 6 小时,便是首都内比都。在这个迁都 10 年依然空旷的地方,政府大楼最显眼。缅甸农业与灌溉部便是其一。
3 13 日下午 4 点,离约定时间已“晚点” 2 小时,吴觉温司长才从农场检查匆 匆归来,会见完意大利代表团,接着参加部长会议。

“抱歉!”长呼一口气,吴觉温终于坐到记者面前。一旁,四个工作人员仍排队等候他处理各种事务。
据缅甸农业部数据,缅甸已耕种面积达 1.78 亿亩,还有 8000 万亩耕地未开发。今年 1 26 日起,缅甸大米获得出口中国的检验检疫准入资格。
“缅甸最渴望外商投资大米、棉花、玉米、种子、农机、化肥、杀虫剂、打米机等领域。”吴觉温说,我们需要从种子、种植到加工的全产业链条合作。
“对去年已有初步意向的 MOU( 中缅粮食产业示范区 ) 项目,若四川省政府愿继续促成此合作,我们非常欢迎。”吴觉温的英文口音很重,但有问必答,“希望有个具体的合作计划,可直接到操作层面,不用客套。”
记者请缅甸农业与灌溉部农业司司长吴觉温留个言。他想了下,吩咐秘书以农业司名义起草邀请公函,并写下上面那些话。“请记者朋友转交政府和企业家!”
来自商会的邀请
欢迎川企来缅甸发展
“四川企业来缅甸,如寻求本地合作伙伴、介绍投资方向等,都可以直接发邮件给我!这是我的特别邮箱,你可以转告四川企业家们!”
3 13 日,拨通缅甸工商联合总会副会长吴貌貌雷电话,他爽快地答应采访:“欢迎面谈!”采访完了,他又掏出一张名片, 在背后写下电子邮件地址 M2lay07@gmail.com

缅甸工商联合总会来头可不简单:创建 96 年,直属商务部,是缅甸最大非政府商业组织,拥有 3 万余家企业会员。
“川菜很有名呢,很辣吧?”吴貌貌雷主动提及川菜,却坦承对川企几无所知——他从未在缅甸会见过川企。 1 个月前,他才会见带大队商人赴缅淘金的昆明市市长,而且已连续 10 年受邀前往云南参加商贸展览。
记者:缅甸对外国投资是怎样一种态度?
吴貌貌雷:缅甸封闭太久了,因此政府希望迅速地全面开放,正不断加大力度,今年有望修订投资法,将外国和本国投资法合成一部法,这意味着外资将不会再受到不公平待遇。但本地企业则希望逐渐开放。我们欢迎外资,会促进本土企业提高水平,但毕竟开放仅 4 年,本地企业实力还很弱,外资大量进入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是否应有个时间表,逐步开放,目前各方正在争议中。
记者:川企投资机会在哪里?
吴貌貌雷:缅甸有多余的大米、水果、鱼类、矿产等可销往中国,中国多余的产品则可以运到缅甸,完全能实现贸易互补、共同发展。缅甸最欢迎的当然是基础设施,像电站、桥梁等,也包括教育、医疗等。事实上,你说得出来的我们都需要,缅甸有食物和原料,缺的是工业品。非常欢迎并建议川企来缅特别经济区和工业区发展,同时,来缅投资,加上本土合作伙伴比较易行。
来自川商的邀请
拿下通讯牌照,欢迎四川伙伴分享“我们正在招商 SP ,做手游、音乐、彩铃等增值服务。希望你能介绍四川 SP 服务提供商资源给我们,只要有好的产品和商业模式就有机会!”
在仰光一个普通小区问了半天,才在一间狭小公寓里找到成都龙祥投资负责人邓滨果的公司。“到 2016 年,预计缅甸通讯市场蛋糕将达 50 亿美元。”低调的邓滨果,出席的却是最前沿、最诱人的通讯盛宴。
他有理由骄傲—— 2014 年,成都龙祥与缅甸国防部下属 MEC 公司合资成立 MHIT 公司,成为缅甸继卡塔尔、挪威两家国际公司和缅甸邮政部后的第四家通讯虚拟运营商,月营收已达 2500 万美元。“缅甸以后也不会再增发牌照了。”邓滨果表示。
蛋糕有多诱人? 6000 万人口的缅甸,从 50 万部固定电话直接跃入 3G 时代。“两年前一张电话卡还要 1000 元人民币,现在仅 10 元。”邓滨果说,缅甸还有 2/3 的人没有手机,今年就将新投放 1000 万个号码。
不仅如此,眼下他正在跟韩国 4G 领域数一数二的 SK 集团洽谈合作拿 4G 牌照事宜。“未来 5 年会是个通讯洗牌期,最多 3 年就能看出谁是缅甸的移动、联通、电信。”邓滨果说,但我们不需要百年老店,只做前期投资和运营,寻求利益最大化。
成都龙祥攻下运营商这块山头,更叩来了另一扇金光闪闪的大门——增值服务。
邓滨果表示,中国移动数据收入已占总收入的近 2/3 ,自己的公司从去年 4 月到 12 月数据收入就从 200 万美元增长到 500 万美元,已占营收 1/5 ,比例还在不断增长。“现在缺的就是内容,没有微信这些产品霸主,对谁都有机会!只要有好东西、有商业模式,我们可以去找风险投资,资金不是问题,欢迎四川电子信息企业抢滩分享。”邓滨果说。
访
川人在缅甸种田 30 亩能否“发酵”出 6 万亩
3 14 日早晨,内比都郊外的德克纳蒂利镇,来自远方水库的清流正汩汩流进 1.8 万亩稻田。
公路边,广汉人包敏带领两名缅甸农民埋头拔草、灌田,小心伺候着脚下的 30 亩试验田。地头的标牌显出它的与众不同:缅甸农业部与四川安吉瑞公司合作研究示范农场。
“热!”在包敏看来,这是在缅种地的最大不同,长势太快,国内秧龄 40 多天,这边 20 28 天,干啥都要调快节奏。只要有水,一年四季都可插秧,种三季不是问题。去年,他的杂交稻最高亩产 1000 多斤,而当地常规稻只有 400 斤左右。“当地人是直接撒了稻种就不管了,种懒庄稼,舍不得投入。”包敏说,缅甸土壤肥力不错,基础设施像十年前的四川,就是用水有时会紧缺一两个月。
缅甸对吸引外资种田相当给力。内比都周边租地一季每亩 200 元人民币左右,人工一天 20 元。“全是 20 岁左右,农业部让各村工头用汽车运过来,收割机也随叫随到。”包敏说,不仅如此,想种哪块、想租多少,政府都会协调,拿的还是最好的田。

安吉瑞老总周宜军说,四川稻谷每公斤 2.7 元左右,缅甸仅 1.1 元,质量更好,目标市场还是中国。“缅甸是‘一带一路’上的优质海外粮食生产基地。”周宜军说。
周宜军还有另一身份——川农高科副总。该公司 2001 年起在缅年销杂交稻种 800 吨。 2010 年,四川省农业厅实施农业部援缅项目“中缅农业技术合作示范园”,由川农高科承担。援助结束后,省农业厅趁势引导四川农企借船出海。
2012 年,川农高科与做边贸的四川和久集团、在缅甸开拓的吉峰农机抱团成立农业全产业链公司——四川安吉瑞公司。
30 亩试验田只是酵母,安吉瑞有更大的战略“野心”——打造“中缅粮食产业示范区”。这是一项涉及 5 亿元投资额、 6 万亩规模,覆盖粮食、种子、畜牧、农机、加工全产业链的庞大计划。“缅甸农业部希望尽快将项目上升为两国层面合作,尽快安排签署事宜,并明确给予优惠政策支持。”周宜军说。“如此大的合作,亟待政府给予支持。”他呼吁省政府能牵头尽快对接缅甸农业部,推动更多川企落地掘金,“目前云南、广西力度很大,四川得把握先机。”
海外 圆桌
赴缅投资要赚钱更要承担社会责任
嘉宾
张云飞 新华社仰光分社社长吴貌貌雷 缅甸工商联合总会副会长赵瑾 中国驻缅大使馆经参处二秘
莱比塘铜矿位于缅甸中北部,是近年中缅合资的大型项目之一, 2012 年奠基后却经历了停工、复工、再停工的多舛命运。 3 14 日,牵头该矿采矿堆场等项目的川企——水电十局项目经理万春告诉记者,铜矿将全面复工。
近年,包括中资在内的一些外资项目在缅进展并不顺利。对川企来说,有何启示?
吴貌貌雷:在缅甸人印象中,新加坡的东西很高端,泰国货中档,中国产品相对较低端。很多中国货存在这样那样问题,其实和缅甸人购买力有关。我们也知道中国能做出很好的产品,华为和中兴手机就非常受缅甸人欢迎,甚至超过三星等品牌。来缅川企也应该往这个方向使劲。一些项目是出现了点反对的声音,这也提醒投资缅甸时,既要与政府打交道,更要聚焦消费者,多聆听他们的需求。
张云飞:不光是中资项目,欧美国家在缅项目也遭遇过抵触。名义上是环保等问题,主要还是项目透明度不够。包括川企在内的中资企业来缅投资,来之前就要考虑先做些什么,比如首先让当地民众知道项目给他们能带来什么好处,得到他们的理解支持。其次,重视危机公关,增加处理类似事件的能力。再次,既要会做也要会说,学会跟媒体打交道,学会宣传包装自己,不能害怕媒体。
赵瑾:中资企业在缅甸投资,应注重生产安全和环境保护,同时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回馈当地社会及人民。遇到自然灾害时,可主动捐款捐物,积极参与抗灾减灾;在实施相关项目时,可适当考虑为项目所在地建学校、建医院、修道路等,川企——水电十局项目经理万春告诉记者,铜矿将全面复工。
近年,包括中资在内的一些外资项目在缅进展并不顺利。对川企来说,有何启示?
吴貌貌雷:在缅甸人印象中,新加坡的东西很高端,泰国货中档,中国产品相对较低端。很多中国货存在这样那样问题,其实和缅甸人购买力有关。我们也知道中国能做出很好的产品,华为和中兴手机就非常受缅甸人欢迎,甚至超过三星等品牌。来缅川企也应该往这个方向使劲。一些项目是出现了点反对的声音,这也提醒投资缅甸时,既要与政府打交道,更要聚焦消费者,多聆听他们的需求。
张云飞:不光是中资项目,欧美国家在缅项目也遭遇过抵触。名义上是环保等问题,主要还是项目透明度不够。包括川企在内的中资企业来缅投资,来之前就要考虑先做些什么,比如首先让当地民众知道项目给他们能带来什么好处,得到他们的理解支持。其次,重视危机公关,增加处理类似事件的能力。再次,既要会做也要会说,学会跟媒体打交道,学会宣传包装自己,不能害怕媒体。
赵瑾:中资企业在缅甸投资,应注重生产安全和环境保护,同时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回馈当地社会及人民。遇到自然灾害时,可主动捐款捐物,积极参与抗灾减灾;在实施相关项目时,可适当考虑为项目所在地建学校、建医院、修道路等,塑造良好的企业形象。
本版文图由“看天下·探访境外新川商”报道组记者李淼、熊筱伟
发自缅甸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